建设银行(601939.CN)

募集资金没按约定投资竟用于个人消费 中金国瑞案逾18亿元未兑付

时间:20-07-11 21:21    来源:金融界

打着私募幌子募集20多亿,18亿没有兑付,涉及1400个投资者!

随着中金国瑞案件推进,越来越多的细节浮出水面,“庞氏骗局”的盖子被揭开,让投资者费解的钱都去了哪儿也有了答案。募集来的资金并没有按照约定投资,而是被当成了公司自有资金使用,部分还用于了实际控制人秦鹏的个人消费。

复盘中金国瑞的私募历程,拉大机构包装自己、拿3亿的“存款证明”让投资者相信资金实力、承诺高收益等多个套路让投资者防不胜防。让投资者更愤怒的是秦鹏的还款诚意,尽管司法进程不断推进,秦鹏等人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投资者的维权之路依然漫漫。

18亿未兑付

涉及1400个投资人

此前,外界多方信源称中金国瑞坑了500多投资者,6亿资金去向不明。如今看,这一数据实在太保守了。

随着司法进程的推进,中金国瑞的更多细节被揭露出来。近期,深圳检察院发布《秦鹏涉嫌集资诈骗罪,郑明明、尹杰、周凯然等九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害人权利义务告知书》显示,该公司发行的3支涉案基金募集金额为21.55亿余元,已付投资人金额3.13亿余元,未付投资人金额18.41亿余元,涉及投资人共1400人次。

资料显示,中金国瑞成立于2011年10月、备案于2014年6月,注册资本1亿元,实际控制人为秦鹏。曾先后备案了10只产品,涵盖股票型、混合型、量化型、FOF型、资产证券化等,其中多只已经提前清算了。

2019年,中金国瑞法定代表人秦鹏突然在内部会议上宣布产品清盘,不再募集资金以及正常兑付本金和收益。很快,公司办公室也人去楼空。

2020年2月7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秦鹏以涉嫌集资诈骗罪批准逮捕,对郑某明等9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批准逮捕。

2020年2月份,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发布公告称,中金国瑞实际募资总额为22.48亿元,支付投资人本金和利息总额为16.88亿元。当时,警方表示正在对公司运营成本、佣金提成、投资项目盈亏及个人占有等资金进行深度审计。

如今看到深圳检察院披露的涉案金额和投资者,不少投资人也大为震惊,表示数据远高于此前投资者的预估。有中金国瑞的投资人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此前投资者委员会统计的未兑付资金是9亿多元,涉及投资人约500人

深圳检察院表示,因本案被害人人数众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经本院联系,仍有部分被害人无法送达,现采取公告方式告知本案被害人的诉讼权利义务。

募集资金没按约定投资

秦鹏用于个人消费等

在中金国瑞出现兑付危机后很长一段时间,投资者都很疑惑,看起来实力雄厚的私募机构,资金都去哪里了?

有投资人表示费解,“我当时就是冲着合同中约定有20%的劣后资金才投资的,还有就是约定的投资标的基本上是有价证券,流动性高,再怎么样也不至于亏的渣都不剩下吧?”

深圳检察院最新披露的信息可以解答这一疑问。

侦查机关认定:深圳市中金国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通过公开宣传,承诺收益回报、保本付息的方式,向不特定人群公开募集资金后,并未按约定将资金全部用于期货、证券交易,而是直接用作公司自有资金来根据实际需要调拨使用。

1、大部分用于兑付到期投资人的本金和收益。

2、其他部分用于期货、证券交易,公司运营支出、员工工资、佣金提成、秦鹏个人消费、对外投资、偿还公司历史债务。

3、还有部分资金转移至境外做开办公司、做交易,导致大量投资款无法收回,逾期金额巨大。

10人涉案

秦鹏或判1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从深圳检察院发布的告知书看,秦鹏在内的高管、员工合计10人涉案,包括人事行政经理、财务主管、基金销售等均被起诉。

浙江高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志辉律师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实际控制人秦鹏涉嫌的是集资诈骗罪,且数额巨大,如果罪名成立,将被判处15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此外,中金国瑞的高管、员工等9名人员,则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汪志辉律师判断,如果罪名成立,将获3-10年有期徒刑。

以下是涉案高管、员工的具体情况:

犯罪嫌疑人秦鹏系深圳市中金国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中金国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中金国瑞控股有限公司等关联公司的法人代表及实际控制人,负责深圳市中金国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及关联公司的整体事务、期货证券交易、资金调拨权使用权、对外投资。

犯罪嫌疑人郑明明系公司副总裁兼营销二部经理,分管营销二部、交易部、客服部、同时销售基金产品等。

犯罪嫌疑人周凯然系公司财务主管,负责管理财务部会计、出纳,日常财务复核、期货证券账户管理、财务审批,协助秦鹏调度资金。

犯罪嫌疑人尹杰系公司营销一部经理,负责管理营销一部理财经理的业绩考核,销售基金产品。

犯罪嫌疑人温娜系公司人事行政经理,负责人事行政工作,2018年3月被秦鹏派往香港,负责关联公司香港富银集团事务,2018年8月到关联公司华世健康管理集团担任综合部负责人,负责人事行政工作。

犯罪嫌疑人王天宇、王伟、李红亮系公司营销二部团队主管,负责团队管理,销售基金产品。

犯罪嫌疑人稂伟系公司营销一部团队主管,负责团队管理,销售基金产品。

犯罪嫌疑人张立群系公司营销二部王天宇团队理财经理,负责销售基金产品。

被中基协拉黑

私募已经被注销

在今年6月末,中金国瑞出现在因失联被注销的私募名单上。

而在此之前,5月份,基金业协会就对中金国瑞下发了纪律处分书,详细陈述了中金国瑞存在未按规定备案、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向不特定投资者推介产品、向投资者承诺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最低收益等六大违法违规事实。对中金国瑞作出了“取消会员资格,撤销管理人登记”的纪律处分。

同时,将中金国瑞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秦鹏加入黑名单、期限为五年。合规风控负责人项杰明也被中基协拟采取“加入黑名单、期限为三年”的纪律处分措施。

在今年2月份,深圳证监局发布风险警示表示,提醒各私募基金管理人,从事私募基金业务,应以“中金国瑞”等案件为鉴,切实增强合规意识,严格遵守法律法规,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今年6月份,深圳证监局还发布了第一批关于辖区重大违规私募基金管理人相关情况的通报,其中提到,中金国瑞因存在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向不特定对象宣传推介等触碰监管底线情形被采取监管惩戒措施,涉嫌犯罪进入刑事追责程序。

拉大银行背书、3亿存款证明伪装实力

员工提成过千万

复盘中金国瑞的发展历程,诱骗投资者的套路很多,其中一个就是多种办法包装自己,伪装很有经济实力,吸引投资人放心的把钱交给他们。

套路一,就是拉大银行等金融机构做背书,展示自己的“豪华朋友圈”。

秦鹏的资料显示,其曾就职于中国招商银行、银泰证券等机构。秦鹏在招商银行的工作经历,中金国瑞抓住由头,大做文章。

在中金国瑞宣传册及业务员的叙述中,秦某是招商银行的基金经理,有十年以上基金管理经验。和招商银行渊源深厚,公司开业时招行时任行长出席仪式等。此外,中金国瑞还宣传,集团的合伙伙伴包括招商银行、中信银行、交通银行等。

中金国瑞还承租了招商银行总部36楼一整层作为办公室,装修豪华。同时,其宣传资料中也将招商银行放在合作伙伴第一位,更是容易让客户错觉,招商银行与这家金融公司有着密切合作。

据证券时报的报道,中金国瑞的投资者中包括法律、财务、金融等专业人士,他们表示,之所以相信中金国瑞,主要是因为招商银行的原因。

套路二,天眼查显示,秦鹏直接、间接控制着31家公司,而此前最多时达到49家。布局的业务也颇广,包括环保、大健康、医药生物等等。给投资者家大业大,实力雄厚的感觉。

套路三,秦鹏及其业务团队在业务开展早期,反复向客户展示一张《个人存款证明书》,上面载明秦鹏个人存款金额3.5亿元,以此证明自己的资金实力。但后来“爆雷”后投资者才发现,这张存款证明,实际是当初他在银行取得的银行授信,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未能提现,这笔授信以他个人的名义反存在该银行,由秦某支付相应的贷款利息,银行给他开出这张证明。

套路四,宣称托管行在中国建行,但让客户实际打款的账户和托管账户最后四位数不一致。有投资者表示,中金国瑞在深圳建设银行(601939)东海支行开了私募基金的监管账户,但同时,又用公司名字在该支行开了一个公司账户,这样,两账户高度相似,仅最后四位数不同。在与客户签订合同时,该公司合同中接收投资款的银行账号为非托管银行监管的公司普通账号,投资款并未进入约定的托管银行监管范围内,脱离了监管。

套路五,宣传自己出劣后资金,高回报、保本吸引投资人。自2013年起,中金国瑞开始募集资金,类型是量化对冲基金,投资标的为商品期货、黄金和外汇等。中金国瑞宣称出资20%作为劣后资金,保护投资人的本金安全,每年给予投资者10%~15%不等的固定收益,超额部分归基金公司所有。

销售过程中,销售人员还向投资者数次强调该产品为私募证券类基金,主要做量化投资,投向国内二级市场。但事发后,秦某承认该产品在实际操作中,并未按合同约定投资于中国国内的证券市场,而是将产品资金挪用并投资于外部股权投资、实物投资,甚至境外投资。

此外,中金国瑞业务提成丰厚。如果是两年期限的投资款,业务员会将佣金一次性提走,额度是投资总额的8%-10%,然后管理层和其他人员再提走2%-4%。中金国瑞的业务员、管理人员等,多人提成过千万,高管提成更是高至两千多万,这些收入被冠以佣金、业务分成、业务津贴等名目,通过开具各种类型的大额假发票或收据充抵财务付款资金。

今年2月份的警方通报中,警方告诫该案非法吸存行为人(包括公司高管、部门主管、理财经理),自2月13日起将在中金国瑞或涉案关联公司服务期间所获提成、佣金、返点费、奖金等非法所得退还至指定账户。

投资者:

他愿意坐牢也不拿钱兑付

在“爆雷”之后,投资者苦苦维权,组成投委会查账,希望秦鹏能盘活资产,兑付资金。可最终结果让投资者非常失望甚至愤怒。

出事之前包装的实力雄厚的公司,出事后一查,一贫如洗,啥都没有。而在投资人眼中,秦鹏也丝毫没有兑付诚意,并悄悄的转让资产。

“他现在给我的感觉是,他不怕坐牢,但是他拼命想护住他骗取的财产。所以他现在请了非常厉害的律师给他辩护,希望从轻处罚,这样坐牢出来后,还有巨额的财产,也值了。”有投资者这样分析。

一位投资者称,在听说秦鹏底价挂牌转卖海南的别墅时,立刻火速查封了这几套房子。但让她没想到的是,秦鹏跟她讲,可以配合把房子过户给她用作兑付,但签字的前提是,必须从这个卖房款中拿一点钱给他花。“我一下子就怒了,你骗大家这么多钱,现在不想着积极兑付,还在想着自己怎么从中捞钱?如果我给了你钱,不就跟你同流合污了吗?”

还有投资者表示,不少资产被私下处置,处置的钱没有用于正常兑付,等投资者发现的时候,秦鹏就说没有钱了。

投资者组成投委会查账,发现2019年5月8日中金国瑞曾转款274万元写字楼定金,此后这笔钱因为未续租赁合同被退回,但查账发现,秦鹏已经把这笔钱消费掉了,包括付律师费60万,个人偿还信用卡、租房47.9万。

“大家都说,很少见到这么顽固的人,反正就是愿意坐牢,但不愿拿钱出来兑付。”有投资人这样说到。